MiSA的多面體

關於部落格
我是嗜書的捕夢人。
  • 547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絕對值 (2006.5.16)

絕對值 (2006.5.16) 拿起鉛筆,在慘淡的白紙上畫出一條深深的黑線。 你在中間用力的畫上一個點,然後在兩旁各畫一個小點。「這是原點,絕對值就是到另一端的距離…。」推推眼鏡,神情嚴肅的講述著。 我望著你,猶如千年般的陌生與疏離。 那天,我鼓起畢生的勇氣,問你:「你喜歡的人是誰?」 你一語不發,低著頭說,「沒有…沒有這個人。」 「那我,那我算是什麼?」 「妳是個…特別的人。」你眼神游移,飄忽不定。 「懂了嗎?」你瞧了我一眼。 「我不懂,我一直都不懂。」 那天之後,你神色自若,我們還是像平常一樣的關係,你還是給了我極大的關心,超越朋友的關心,當我需要你的時候,你總是在一旁,默默的。 我不懂,為什麼你不對我說那句話,放任我的心被攪得稀巴爛。 我接著問,「那我們之間,內心的絕對值是多少?」 你吃驚,瞥過頭,凝結的沉默在四周。 我失望了,你還是什麼都沒說,我想,是該放棄了。 這種曖昧不明的狀態。 我開始避開你,將自己的內心鎖起來。 不該再繼續依賴著你,不是你不值得依賴,而是不該再抱持著希望,連一點點希冀都讓我覺得累。 過了幾天,你拉住我,面容顯得有點憔悴,鬍子好幾天沒刮。「妳到底怎麼了?」 我瞄了你一眼,放掉你的手,無視的繞過你。 你衝到我面前,懇切的說:「妳到底要我怎麼做?」 我深吸一口氣,緩緩的說:「我們根本就沒什麼,你不用為我做什麼…。」 「妳是不是生氣了?」 「我為什麼要為你生氣?你真的這麼在乎我嗎?」我挑眉,看著你。 「當然!」你的眼神澄澈。 「你喜歡我?」我試探的問。 「不容置疑。」 「我…我現在才知道…。」不敢置信,鼻頭感到一陣鼻酸,我感覺止不住將要潰堤的淚水。 「我一直都很在乎妳的,一直都是,可能是我的表達方式不好吧…,我以為,我們像平常這樣就行了…,是我錯了,對不起。」你拉起我的手,難過的低著頭說。 你抬起頭,眼神直直的看著我,「現在可以跟你說了,那題數學答案。」 「嗯?」你擦擦我的眼淚,笑著看著我。 「會是0。」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